ope体育电竞俱乐部是一门好生意吗?

  我们都知道,在世界体育产业的版图里,顶级体育俱乐部往往有着惊人的市场价值和巨大的市场影响力,动辄上亿的转会费和合同让人咋舌,背后是更为高昂的版权、赞助与门票收入。

  与之类似地,电竞俱乐部的相关讨论,也一直没有停止过,但与体育不同的是,电竞俱乐部在这方面的透明度往往不高,对于其真实的运营状况,我们往往无从知晓。

  近期,得益于Astralis Group、Enthusiast Gaming和Simplicity Esport and Gaming这三家电竞公司的上市,三支电竞战队的财报得以展现在大众面前,也补足了这一空档,使得我们能把电竞俱乐部放在财务显微镜之下细细观察。

  尽管在业务范围,俱乐部所涉及的项目、赛事有区别,而且在商业模式、经营理念上,这三家电竞公司大为不同,但他们的财报都给出了一个同样的信息点——亏损。

  自电竞开始被大资本青睐,也不过五年。2015年,意识到电竞将是下一个风口的各路投资人,开始大量涌入。5年之后,电竞产业已经变成了年入十亿美元的大市场。

  如今,这三份财报的出现,似乎说明电竞产业虽然金光闪闪,但运营一家电竞俱乐部可能没有你想的那么赚钱。

  作为全球唯一一支纯电竞俱乐部组成的上市公司,Astralis Group在2019年财年的营收达到了700万美元,净亏损达到了500万美元。财报中显示,公司主要的商业收入来自赛事奖金、赞助和商品门票这三个部分构成。

  一般来说,这也是电竞俱乐部普遍的收入构成。一位国内顶级俱乐部的运营者表示,「俱乐部的收入构成大概分成商品和周边、赛事奖金和赞助。占总营收的比例分别为5-10%、10-30%和50-80%。」

  作为一个出于电竞行业第一梯队的俱乐部,A队「寒酸」的700万美元收入让人担心。但更让人担忧的是他们那高达710万美元的支出。

  据财报显示,选手的工资占了这些支出的大头。在2019年《CS:GO》选手收入榜中,A队选手霸占五席。

  这种运营成本和营收之间的不平衡,是电竞俱乐部的普遍现象。曾担任国内某顶级电竞俱乐部运营负责人的亚索对氪体表示,「目前,俱乐部的营收和运营成本严重失衡,其中选手的支出成本大概占总支出80%。」这种说法,与A队在财报中所体现的相符。

  不同于新宠A队,第二个发布财报的Luminosity Gaming更符合落魄贵族的形象。去年5月份,LG被Enthusiast Gaming收购,被并入了电竞战队业务。自5月份收购到年底这近7个月的时间里,LG的营收达到了120万,ope体育净亏损为73万。

  除了今年的数据之外,财报中还展现了LG过去三年的财务数据。在2016-2018这三年里,LG的营收分别为 330万、260万、和380;净利润则为18万、负2万和84万。

  LG的营收和利润三年会产生如此大的起伏,跟电竞产业的大环境和趋势和俱乐部的成绩有很大关系。

  在俱乐部实现盈利的2018年,LG有60%的收入来自游戏直播,这个比例在2017年仅为10%。而他们「游戏直播收益」在一年之内爆增50%,主要有两个原因。首先,是《堡垒之夜》这款游戏在2018年的异军突起。其次,当时LG的阵容中,有着一个名为Ninja的少年。《堡垒之夜》+Ninja,剩下的故事,你懂的。

  作为《堡垒之夜》的最火主播之一,Ninja在2018年带来了上千万美元的收入

  但是,这种「天时+人和」不是年年都有。和体育俱乐部类似对于电竞俱乐部来说,维持商业收入的核心要素还是在于两个字——成绩。

  在另一个实现盈利的年份,2016年,LG的「巴西帮」,在《CS:GO》打出了无人匹敌的表现,几乎包揽了全年各项大赛冠军。如此成绩,不仅给他们带来了巨额的奖金收入,也引起了品牌的注意。当年,他们的赞助收入达到了85万,是上述三年之最。之后,这个阵容被另一家公司买断,100万美元的巨额买断费就此进入LG帐下。

  我们通过分析能发现,在LG实现盈利的两年,俱乐部中要么有全球最火主播,要么战队在某项赛事中打出了顶级表现。在两者都缺失的2017年,LG处于亏损状态。而即便是在拥有了各种有利条件的2018和2016年,LG的利润也仅有18万和84万。

  不管是任何行业,有贵族就会有「庶民」。Simplicity Esport就符合这一形象。他们在2020年前三月、2019和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38万、37万和0;净亏损达到了21万、350万、和0.9万。

  他们在财报中表示「目前公司的现金流无法支撑我们的日常运行,管理层正尝试去通过融资来解决这个问题。」

  这种情况,对于中小俱乐部来说,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难题,而解决问题的答案似乎一时之间也难以找到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电竞俱乐部的不稳定。

  虽然任何竞技类的赛事,成绩都是最核心的部分之一,但对电竞来说,成绩在其商业化中占的比重更大。作为一个起步不久的电竞俱乐部,Simplicity没有A队和LG那般出色战绩和全球知名度,导致他们在三年中连续亏损。

  但是,有成绩就够了吗?显然不是。A队在去年同样在赛场上打出了统治级的表现,但整只战队还是无法实现盈利。

  三只俱乐部分别隶属于顶级、第二梯度以及普通俱乐部,三种类别的俱乐部都出现亏损,足以代表一定的行业共。这恰恰说明了电竞俱乐部在商业化上做的还不够出色。没有稳定的赚钱途径、收益波动大。

  「如果你想靠投资电竞俱乐部来赚钱,目前是不现实的。」亚索也有相同的看法。

  虽然各类财务数据都在证明「电竞俱乐部目前还不是一个好生意」,但这没能阻挡投资人对电竞俱乐部的「热情」。这又是为何呢?

  近日,FaZe Clan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在福布斯去年发布的《电竞俱乐部价值榜》中,FaZe Clan以2.4亿美元的价值位列第四名。

  那么,电竞俱乐部这个不能盈利且没有清晰、成熟商业模式的生意,为何能获得投资人的如此青睐?

  据显示,2020年,在全球77.95亿人中,有19.56亿的电竞人口,其中核心电竞爱好者占到了2.23亿。 像《英雄联盟》S赛这种大型赛事的观赛量,已经超过了NBA季后赛等传统体育赛事。

  但是,一个在短期内急速爆发的产业,也往往伴随着市场泡沫。Complexity Gaming的创始人就曾表示,「当看到一些电竞俱乐部仅凭2500万美元的收入就获得高达3亿美元的估值,你会吃惊投资者是不是脑子进水了。眼下电竞俱乐部的利润还远远撑不起它的估值,传统的商业常识告诉我这里存在泡沫。」

  对此,作为长期关注电竞垂类的投资机构,竞远资本合伙人吴畏告诉氪体:「国内外的俱乐部的情况有所不同。就我的了解来看,国内外一线电竞俱乐部中,除了头部个别俱乐部的估值有泡沫外,大部分还是合理的。就国内来说,光上亿的LPL席位就让国内俱乐部的价值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障。」

  的确,在没有升降级的体育联盟里,席位的价值也不可谓不高。NBA球队平均市值在20亿美金之上,最低也有13亿美金,而新贵足球里的MLS,新球队也要拿出2-3亿美金的扩张费,还要面临激烈的竞争……因此,拿下联盟席位,抢占市场的空间,同样也是投资电竞俱乐部的重要意义之一。

  随着市场体量不断扩张,电竞这头「经济巨兽」显然已经无法忽视,它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也越发明显。但是,相比于它的经济价值,电竞的文化价值显得愈发重要。

  正如每一个时代都拥有其特殊的时代印记以及独特语言,对于现代的年轻人来说,电竞世界是属于他们的精神乐园。从「精神鸦片」到「为国争光」,电竞在大众眼中的价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作为受众基础庞大的文化产品,电竞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和塑造受众的价值观、文化认同。

  电竞这种向文化产品发展的趋势,正是投资人愿意留守的原因之一。吴畏对此表示,文化沉淀需要时间,规范管理需要时间,模式探索需要时间,一个优质的电竞俱乐部是朝着基业长青去做的。

  「现在入局的纯财务机构投资人已经不多了,大家多少都会有产业协同相关的诉求。」

  电竞的这种文化价值,未来将会愈发明显和重要。而其所能带来的经济效益,将是巨大的。电竞俱乐部作为链接电竞产业上下游的关键一环和粉丝的精神载体,将是这种效益的直接受益者。

  作为体育、文娱行业「弄潮儿」的电竞,在俱乐部商业化方面,要走的路依然还有很长很长。